标签归档 乌干达

通过feibisi

乌干达官员:中国助推乌干达实现国家发展梦想

  新华社乌干达恩德培6月12日电(记者吕天然 张改萍)乌干达工程与交通部国务部长爱德华·卡通巴·瓦马拉12日表示,中国和中国企业正帮助乌干达实现到2020年成为中等收入水平国家的梦想。

  瓦马拉当天在恩德培市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中国企业是大部分乌干达旗舰工程项目的建设方,乌干达高度认可中国企业在乌干达基础设施领域作出的贡献,中国企业建设的项目质量优良。此外,中国企业聘用了大量乌干达员工,并向他们传授技能。

  瓦马拉说,发展基础设施是推动国家发展的路径,没有良好的基础设施,乌干达无法实现到2020年成为中等收入水平国家的梦想,中国和中国企业参与了乌干达的发展进程,正帮助乌干达实现这一梦想。

  瓦马拉还期待未来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发展等方面与中国开展更多合作。

通过feibisi

中国进出口银行融资支持的乌干达“国宾大道”正式通车

  新华社北京6月22日电(记者许晟)记者22日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获悉,由进出口银行融资支持的乌干达坎帕拉—恩德培机场高速公路项目日前正式通车。

  这是乌干达境内第一条高速公路,被视为该国“国宾大道”。

  坎帕拉—恩德培机场高速公路连接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和恩德培机场,全长49.56公里,采用中国技术标准与规范建造。高速公路通车后,坎帕拉至恩德培的交通时间由2小时缩短到40分钟。

  此外,建设期间该项目还有力拉动了当地就业,每年创造就业岗位达1500余个,乌方参建员工占比达到90%以上。

通过feibisi

“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乌干达赛区举行决赛

  新华社坎帕拉6月29日电(记者张改萍)第12届“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乌干达赛区决赛29日在乌首都坎帕拉举行,来自8所学校的10名学生参加比赛,其中一人获得代表乌干达前往中国参加总决赛的资格。

  在麦克雷雷大学举行的决赛分为演讲与评委提问、知识问答和才艺展示三部分。演讲环节的主题是“携手汉语,筑梦未来”。在才艺展示环节,选手们或唱中文歌曲,或表演中国功夫,或进行手工制作和表演魔术等。

  经过近3小时比赛,来自坎帕拉市希望之春学校的沙马赫·费弗和来自姆巴拉拉地区恩塔雷学校的戴维·阿图林达分别获得第一名和第二名。费弗获得前往中国参加第12届“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总决赛的资格,阿图林达获得前往中国观摩比赛的资格。

  第12届“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乌干达赛区决赛由中国驻乌干达大使馆主办,麦克雷雷大学孔子学院承办。

  据介绍,从2019年起,汉语开始纳入乌干达中学教学大纲。

通过feibisi

通讯:中医针灸的乌干达传承人

(国际·图文互动)(1)通讯:中医针灸的乌干达传承人

  8月14日,在乌干达金贾市的金贾医院,护士罗斯·卡乌玛展示针灸诊室治疗登记簿。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新华社乌干达金贾8月18日电 通讯:中医针灸的乌干达传承人

  新华社记者张改萍

  走进位于乌干达东部的金贾医院诊区,一块用英文和当地语言卢干达文书写的“针灸诊室”标牌格外引人注目,几名患者正在诊室外排队候诊。

  诊室里,助理护士罗斯·卡乌玛正小心翼翼地将一根银针扎入患者的右腿。

  在这间小诊室里,卡乌玛和她的同事杰西卡·纳姆格雅每天要接待20多名就诊者,她们两人已成为中医针灸的乌干达传承人。

  自1983年起,中国政府向乌干达金贾医院派遣中国援乌医疗队。2006年,卡乌玛被调到诊室给中国医疗队医生做助理,从此和针灸结下不解之缘。

  “中国医生非常友好,手把手指导我治疗头疼、背疼等病痛扎针的位置,教我如何进针、运针、出针……”卡乌玛说,“一段时间后,我可以在他们监督下给患者针灸治疗甚至独自出诊了。”

  十多年来,卡乌玛在针灸临床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她自豪地告诉记者,自己收治过来自乌干达各地的患者,其中大多是患神经麻痹或颈腰椎痛的老年人。

  卡乌玛说,她有时还会给自己扎两针,缓减一些肩膀疼痛。

(国际·图文互动)(3)通讯:中医针灸的乌干达传承人

  8月14日,在乌干达金贾市的金贾医院,护士罗斯·卡乌玛在针灸诊室里给患者施针。 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主管护士纳姆格雅也被安排学习针灸,当时是硬着头皮学,逐渐由最初的害怕变为喜欢。2012年,她被派往中国,接受为期3个月的针灸培训。

  “3个月的进修课程太短了!希望今后得到更多培训,提升中医针灸技能。”纳姆格雅对记者说。

  如今愿接受针灸治疗的乌干达人越来越多,58岁的瓦伯维尔就是其中之一。“几年前,我后背疼,右腿不能动,尝试过各种药物都没疗效。有医生建议我试试中医针灸治疗。”躺在诊疗床上的瓦伯维尔一边扎针灸,一边对记者说:“以前中国医疗队的钱大夫、李大夫都给我扎过针。”

  “现在我已经能够正常走路,也能干活了。”瓦伯维尔说。他现在每个月仍要来医院诊疗两三次。

(国际·图文互动)(2)通讯:中医针灸的乌干达传承人

  8月14日,在乌干达金贾市的金贾医院,中国第18批援乌医疗队队长丛林海(右)与护士罗斯·卡乌玛(左)及杰西卡·纳姆格雅在“中乌友谊树”纪念碑前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张改萍摄

  金贾医院护士长助理阿里加维萨告诉记者,针灸诊室周一至周五每天开诊半天,前来治疗的患者很多。

  “目前只有两名懂针灸的护士,卡乌玛下个月就要退休了,以后纳姆格雅一个人更忙不过来了,”阿里加维萨说,“越来越多的乌干达人相信针灸的疗效。”

  2012年6月,第15批中国援乌医疗队从金贾医院转到中国援建的纳谷鲁中乌友好医院继续工作。

  “中国医疗队一直都没离开过我们,针灸用针都是中国医疗队送来的,”阿里加维萨说,“但我们不能永远依靠中国医生,需要自己发扬针灸技能。”

  卡乌玛和纳姆格雅带记者来到医院一隅的“中乌友谊树”旁。这是2012年在中国援乌医疗队辞别金贾医院时种下的树,如今已有两人多高。温暖阳光下,这棵树郁郁葱葱,枝繁叶茂。

通过feibisi

专访:“一带一路”对加快推进非洲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访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

  新华社坎帕拉9月2日电 专访:“一带一路”对加快推进非洲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访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

  新华社记者张改萍

  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近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借鉴连接亚洲与欧洲的古丝绸之路经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对加快推进非洲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穆塞韦尼将赴华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他说,乌干达正从“一带一路”建设中受益,相关项目将乌干达这个非洲内陆腹地国家与外部世界连接了起来。以中国公司承建的坎帕拉至恩德培高速公路为例,它将乌首都与恩德培国际机场连接起来,成为乌干达通往世界的纽带。

  同时,为满足乌日益增长的客货运和经济发展需求,中国还为恩德培国际机场扩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第一阶段改造完成后,航空货运吞吐量将从目前的每年6.9万吨提升到10万吨,旅客运送量将从目前的每年130多万人次增至约300万人次。

  穆塞韦尼对将“一带一路”倡议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非洲联盟《2063年议程》和乌干达国家发展计划相结合的设想给予充分肯定。他说,近年来,乌中合作日趋深化,领域不断扩展,“一带一路”倡议对乌干达的经济发展十分重要。“要想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乌干达需要实施正确的战略,推进电力、供水、通信和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这些环节相互联系,互为条件,缺一不可。”

  穆塞韦尼同时还对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表示高度赞赏。他认为,这一理念阐释出追求合作、共同富裕的内涵,核心是为了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他特别强调,乌干达愿与中方一道维护多边主义,促进贸易自由化与投资便利化,反对单边主义。他认为,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是不可逆转的。

  穆塞韦尼说,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对于非洲国家是更好的合作伙伴,非洲国家应抓住机遇,深度参与和中国的合作”。

通过feibisi

寻亲路很艰难,但仍要坚持走下去——探访乌干达比迪·比迪难民营

  新华社内罗毕6月20日电 通讯:寻亲路很艰难,但仍要坚持走下去——探访乌干达比迪·比迪难民营

  新华社记者王腾

  乌干达目前正值雨季,日前记者驱车艰难行驶在泥泞的道路上,前往比迪·比迪难民营。道路两旁围满了好奇的孩子,17岁的罗丝远远地站在树下张望。时至今日,她与父母分离已近3年。

  “妈妈在哪里?”

  时钟拨回到3年前。2016年7月,南苏丹爆发新的武装冲突。

  枪声响起时,罗丝正在位于南苏丹耶伊市的乡村学校上课,她跑进灌木丛,度过一个不眠夜后,便开始踏上逃往乌干达的旅程。

  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南苏丹内战以来,已有超过1.7万名未成年人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进入乌干达。小罗丝便是其中之一。

  140公里的路,罗丝走了5天,饿了就上树摘芒果,困了就席地而睡。她穿过森林、翻过山岭,路上还会看见死难者遗体,终于到达乌干达北部的“新家”——比迪·比迪难民营。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饿。”罗丝这样回忆自己的逃难历程。采访过程中,罗丝声音纤细,很少与人直视。

  罗丝的养母珍妮弗·尤布告诉记者,像大多数南苏丹人一样,罗丝的父母没有手机,仅有的信息是姓名和住址,在持续动荡的南苏丹,这让罗丝的寻亲之路举步维艰。

  尤布现年68岁,同样来自南苏丹。6年前,她的子女在战争中遇难。在难民营,孤苦一人的尤布收养了罗丝,两人相依为命。

  “她现在就是我的孩子,我送她上学、教她做饭,希望减少她痛苦的回忆。”尤布说。时至今日,罗丝依然时常因噩梦而哭醒,有时醒来她会问,“妈妈在哪里?”

  追寻者

  在比迪·比迪难民营,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来自不同的非营利组织,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追寻者。他们的使命,就是帮助难民寻亲。

  27岁的奥古斯丁·索罗巴就是其中一员。他曾被南苏丹士兵绑架,在逃离南苏丹5个月后,终于和家人在比迪·比迪重逢。

  “我永远不会忘记战争以及与亲人分离带来的痛苦。从2017年起,我加入‘追寻者’的行列。”索罗巴说。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他负责在自己居住的地区查找举目无亲的儿童,并张贴海报、开通热线,帮助他们寻回亲人。

  乌干达总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吉尔贝特·阿库玛说,比迪·比迪是全非洲最大难民营之一,迄今已接收超过23万名难民,帮助他们寻亲绝非易事。

  “难民众多、信息缺失、资金不足,都是困难,有时即使你已知道结果,也未必忍心告诉孩子们。”另一名“追寻者”马丁·奥克万古告诉记者。

  14岁的尤申迪是奥克万古的帮助对象。两年前,尤申迪和母亲从饱受战乱困扰的刚果民主共和国逃离,途中遇到武装人员追赶,尤申迪匆忙中跌入火堆,与母亲失散。

  如今,尤申迪身体已康复,并在养父母照料下生活。奥克万古告诉记者,每次看到日渐开朗的尤申迪,都不知该怎样开口,因为他的母亲已经离世。

  远方的家

  相比罗丝和尤申迪,24岁的基拉无疑是幸运的。从南苏丹逃至乌干达的她,1年前已同母亲和祖母重聚。

  基拉告诉记者,2016年她孤身一人逃难,与母亲及祖母失去联络。在红十字会“追寻者”的帮助下,她用了快两年时间,终于在乌干达先后寻找到了母亲和祖母。

  “祖母已经90岁了,真没想到我们还能相见。”忆及重逢,基拉难掩激动。

  如今,基拉不仅在比迪·比迪为母亲和祖母修建了新房,还在难民营义务开设课堂,但她心里最牵挂的依然是远方的家,“我的故乡每天都有人死于战火,而我每天都在祈祷,希望有一天能回到和平的家。”

  南苏丹于2011年独立。自2013年年底开始,南苏丹总统基尔和前第一副总统马沙尔之间的权力纷争引发全国范围的武装冲突。2016年4月,两派共同参与组建民族团结过渡政府,但双方军队同年7月再次发生激烈冲突,马沙尔逃离首都朱巴。

  2018年9月,南苏丹冲突各方在埃塞俄比亚签署和平协议。如今,国内武装冲突已有所减少,基拉又看到了希望:“雨季总会过去的,太阳还会升起。”

通过feibisi

乌干达发现首例输入性埃博拉病例

  新华社日内瓦6月11日电 世界卫生组织11日宣布,已确认乌干达出现一例输入性埃博拉出血热病例,这是自邻国刚果(金)暴发新一轮埃博拉疫情以来在乌干达境内发现的第一例病例。

  世界卫生组织当天发表声明说,确诊病例是一名来自刚果(金)的5岁儿童,他于9日随家人从两国边境进入乌干达寻求治疗,结果被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目前,这名儿童正在乌干达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其接触者正被密切监控。

  声明说,乌干达此前有过处置埃博拉疫情的经验,此次对可能出现输入性病例也已做好准备,包括为全国165个卫生机构近4700名卫生工作者接种相关疫苗。

  去年8月,刚果(金)暴发新一轮埃博拉疫情。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6月9日,刚果(金)共报告2062例确诊和可能病例,其中1390例死亡。乌干达上一次报告埃博拉疫情还是在2012年。

  埃博拉出血热是由埃博拉病毒引起的一种出血性传染病,主要通过接触病患或感染动物的血液、体液、分泌物和排泄物等感染,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出血和多脏器损害,死亡率高达50%至90%。